国资拟入股大北农 邵根伙“去留”引猜测

企业动态 2018-12-12 10:04:51

12月2日,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北农”)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邵根伙已就股份转让与北京首农食品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或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而早在今年6月,邵根伙就辞去大北农总裁一职,且股权高比例质押。

有观点认为,邵根伙退出大北农意图明显,下一步或将重心转移到其个人投资的“中国最大有机乳品公司”中国圣牧,而身陷业绩下滑困境的大北农有意借助国资渡过困境。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邵根伙放弃估值高的大北农转向亏损的中国圣牧“不符合商业逻辑”,但引入国资利于稳定大北农的经营状况。

首农食品集团有意入主

继11月23日披露北京市某国有企业拟受让公司控股权后,大北农12月2日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邵根伙已与首农食品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或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大北农表示,首农食品集团作为北京市属大型企业集团,与公司存在良好的协同效应,有助于公司更稳健发展。

12月8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大北农法务部,一名工作人员称,首农存在控股大北农的可能,但暂不清楚首农具体持股比例。

公开资料显示,1994年10月,时任教于北京农学院的邵根伙注册成立大北农前身北京大北农饲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生产和销售饲料产品。2000年,伴随《种子法》颁布实施,种业经营打破垄断,大北农开始进军种业领域。2010年,大北农在深交所上市,目前主营业务涵盖饲料、种子、生猪养殖等方面。

而首农食品集团是2017年12月由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二商集团有限公司联合重组成立的,集食品生产商、供应商、服务商于一体,资产、营收双超千亿,拥有上市公司三元股份和8家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201711190ynhsl0esqj.jpg

实控人邵根伙去留成谜

对于此次股权转让,外界认为邵根伙个人退出大北农的意图十分明显。早在今年6月,邵根伙就申请辞去大北农总裁一职,所持股份也高比例质押。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邵根伙所持大北农股权约58%用于质押,2016年这一质押比例达到86%,2017年约为98.08%。截至2018年9月19日,邵根伙累计质押17.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61%,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44%。

对于邵根伙股权质押的用途,大北农在今年10月31日回复深交所问询时称,大部分用于农牧行业投资,如乳业、种业、粮食收储、畜牧养殖等。其中约4亿元用于大北农定增的股票,约5亿元用于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还有部分资金用于支持农业教育和科技创新等。除国海证券向交易所及相关机构主张质权外,其他债权人都未采取强制平仓措施,其中最大债权人民生银行已于今年9月办理延期,暂无平仓风险。

伴随邵根伙股权质押比例的提高,其个人通过投资公司于2016年1月入主中国圣牧,2017年6月又取代创始人姚同山出任中国圣牧董事长,间接持有中国圣牧20.48%的股份。外界猜测,邵根伙在退出大北农后或有意将重心转移至中国圣牧。

对此,新京报记者12月7日联系到大北农两位高层,两人均称目前未有正式定论,暂不方便告知。而据大北农法务部透露,邵根伙一直是大北农第一大股东,目前其股权转让事宜正在商讨中,去留问题是下一步计划,一切以公告为准。

中国圣牧是否为邵根伙退出大北农后的最好选择?多位业内人士不以为然。2017年,中国圣牧亏损增至9.86亿元,净利下滑比例达244.8%;2018年上半年持续亏损达11.86亿元,净利同比下降1003.0%。今年9月,一直定位为“中国最大有机乳品公司”的中国圣牧宣布暂停部分牧场的有机认证。业内分析认为,这是圣牧为减少有机养殖规模和成本的无奈之举,而其根本问题在于有机定位无法与真正的市场需求相匹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邵根伙目前急需资金周转,所以引入国资接盘来抵御其质押面临的爆仓风险。但如果放弃一手创办的A股估值高的大北农,去发展巨额亏损的港股中国圣牧,理论上不符合商业逻辑。

寻求外援稳定经营现状

除大股东高比例质押外,大北农今年还遭受到了上市以来最大的业绩滑坡。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比下降80.18%。不仅如此,大北农在三季报中预计2018年净利下降30%-60%。

对于业绩下滑,大北农归因于受生猪市场价格较低、豆粕原料价格上涨等大环境影响。尽管如此,其业绩下滑幅度仍然远超同行业。与之相比,另一农业龙头新希望2018上半年净利润为8.47亿元,同比下滑25.2%。

近几年来,大北农在农业领域动作频繁,但收益尚不明显。2017年上半年,大北农大肆买入被称为“中国创业板种业第一股”的荃银高科,至2018年9月持仓比例增至14.17%,成为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不过近年来,荃银高科陷入股权之争,业绩也不理想,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4045万元,净利同比下滑46.14%。

在生猪养殖方面,大北农也投资较大,仅2017年投资额就逾30亿元。但受今年非洲猪瘟影响,大北农在辽宁的1家参股孙公司出现一起疑似疫情,处置了近2万头生猪。

面对一系列难题,大北农也正获得外援帮助。2018年10月26日,北京海淀区属国企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率先发行了8亿元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的专项公司债券,其中就包括大北农。11月8日,大北农还与华夏银行北京分行签订《银企合作协议》,为公司提供合作额度不超过20亿元的意向性融资。

今年11月,大北农董秘陈忠恒向媒体表示,海科金的支持有利于大北农渡过难关,目前相关合作尚处于对接阶段,落地后公司将发布公告。此外,公司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应对股权高质押率带来的风险,实际控制人也在考虑筹措资金,处置一些闲置资产来获取现金,以逐步降低质押率,逐步化解风险。

对于国资首农食品的有意入主,沈萌认为,这有利于稳定大北农目前的经营状况。首农与大北农业务上也存在重合部分,如养殖方面,因此不排除未来二者将进行更深层次的融合。

(文章来源:新京报)


    推荐阅读